无题 短小说

无声的痛苦通过那一双双浑浊无泽的眼睛映射到他心里,那是一群没有嘴巴的鬼。自从他决定花光一切也要救回她开始,他就发现这些鬼渐渐在他身边聚集起来,他麻痹自己的知觉对他们视若无睹,只为了能跟她继续屈指可数的日子。他对躺在冰冷长桌上的她说:“再坚持几天,你就能活下来,不是躺在这里,而是无忧无虑地在我身边……”

她无法回答,他只能轻笑道,“只有在你生病的时候,我才能这么仔细地看着你。”

他还只是医学院的学生,当她被宣告她低贱的身份没有获得治疗的权利,他便固执地对外界隐瞒行动,成了她的医生。

他所拥有的是一片废墟,这废墟是他最后的防线。他从黑市收购便宜的、可替代传统治疗药物的针剂,常有人为了谋取暴利...

晨窗

阳台和猫

敦煌西千佛洞 榆林石窟 茶卡盐湖 青海

在茶卡盐湖和丹霞地貌~

《飞墨》

《飞墨》

       他师父叫段声,是个喜欢隐世的奇人,像许多老师父一样,段老清高自傲,才学深厚,不爱轻易表露,不理人间世事,身带惊人法力,自十多岁走遍江川大地捉拿妖邪以来积攒了许多的仇恶,躲在这山中与善鬼古怪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他师父在他眼中其实是个老怪物,那个老怪物在他看来不过是不会与人交流,只能和妖怪做朋友罢,他甚至有些可怜那老怪物。那老怪物对他从不心慈手软,要他一行一动只能在树上解决,绝对不能落地,当他要拿些什么东西的时候也只能是瞬间触碰一...

《一颗老树,在凋零》

其实我也知道我自己正在凋零中。我身上的斑纹越来越多,皱纹布遍了我的脸庞,可是我的叶子越来越少。她的一些动作容易让我凋零的更快。医生不知道我为什么身体越来越差,他不知道我是一颗老树,他们也许是不相信吧。我是一颗老树,我在凋零,因为没有足够的营养了,他们不知道我需要的是充足的水源,不是纯净水,也不只是矿泉水,我身体里有虫子,我需要治病,可是不是打滴液,见过树打滴液的吗?我不会说话,我是树,我的语言是树的语言,是一种很安静的语言,世人听不懂,只有大地能明白我。我想要凋零,我受够被当做一个人了,能让我变回树的办法只有一个,也许当我死了,人们会发现我变成一棵树,他们会惊讶。...


《苍老》小品话剧 未完结

她是一个离开家乡许多年而不敢回家的中年女人,在故乡那里埋葬着她的历史,还有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,她小时候的朋友。

她做过一个个车站,带着行李在故乡周围四处转悠就是不肯回去,她害怕被故乡的人认出她而化上了浓妆,带上了墨镜和假发,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在道路上犹豫着,游荡着,她

他是一个没有归宿的人,在路上流浪,遇见这个需要有人帮她提着行李而付他钱的女人,他跟着她漫无目的地流浪,他对这个女人的奇怪举动迷惑,对她清晰强烈的回忆细节感到佩服,他始终走不出自己设置的牢房,她的回忆鲜明,像锥子般戳穿绞着她的脑袋,在路上徘徊越久,她就越想要自我了断,以此解脱自己的罪孽,

渐渐想起被自己遗忘的行走的理由。不...

今天下午的棉花云。

如果照片有声音,你就能听到它的广播。它在唱 一念之间,一念执着……

我在懊恼什么?。。

小坐台湾饭团、

饭堂记。

夜色太浓。

© Azure | Powered by LOFTER